您当前的位置:每日生活网新闻正文

贾宝玉3次回绝过薛宝钗一次睡梦中一次挨揍后一次宴会上

2020-06-13 15:42:04 来源:腾讯国风 作者:责任编辑NO。魏云龙0298

薛宝钗选秀失利今后,走上了金玉良缘之路。

但这条路太艰苦,由于上有贾母不同意,下有林黛玉不愿意,尤其是夹在中心的贾宝玉,更是不愿意与她往来。

贾宝玉从前对林黛玉说过“莫非连‘亲不间疏,先不僭后’也不知道?我虽模糊,却理解这两句话。头一件,我们是姑舅姊妹,宝姐姐是两姨姊妹,论亲属,他比你疏。第二件,你先来,我们两个一桌吃,一床 睡,长得这么大了,他是才来的,岂有个为她疏你的?”(《红楼梦》第二十回)

其实关于薛宝钗贾宝玉一直是敬而远之的,他从前先后三次回绝过她。

第一次回绝是一句呓语

《红楼梦》第三十六回,王夫人看好袭人之后,让王熙凤把她的待遇进步、身份进步到姨娘一个层次。林黛玉和薛宝钗听到了此信的同回大观园,路上林黛玉要回家洗澡,薛宝钗趁着我们午睡进了怡红院。

午睡之际他人都在睡觉,袭人守在熟睡中的宝玉身边,一边绣鸳鸯肚兜,一边替她驱逐虫子。薛宝钗进来之后,袭人恰巧脖子有些酸,便让她替自己守一瞬间,她到外面歇一瞬间。

袭人走后,薛宝钗坐在她脱离的位子上,看到袭人做的针线活美丽,但不由得伸手做了起来。这儿宝钗只刚做了两三个花瓣,忽见宝玉在梦中喊骂说:“和尚道士的话怎样信得?什么是金玉姻缘,我偏说是木石姻缘!”薛宝钗听了这话,不觉怔了。

日有所思才会夜有所梦,贾宝玉之所以说这样的呓语,其实是藏在心里的真心话。

这是贾宝玉第一次回绝薛宝钗。

第2次回绝是一句自嘲

《红楼梦》第三十五回,贾宝玉被父亲贾政打过一次之后,很长时刻躺在床上养伤。伤势好转时,贾母和薛阿姨等人前来看望,说笑之间,袭人提示让宝玉出头找莺儿协助打络子。

宝玉一面看莺儿打络子,一面说闲话,问清她的年纪名字后,说出这样的话来。原文如下:

宝玉道:“宝姐姐也算疼你了。明儿宝姐姐出阁,少不得是你跟去了。”莺儿抿嘴一笑。宝玉笑道:“我常常和袭人说,明儿不知那一个有福的消受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呢。”

贾宝玉说的很清晰,自己不配消受她们主仆两人,这其实是一种自嘲,意思是说你们好自己不配,很仰慕能有人娶了她们。

贾宝玉为何要这样说?由于薛宝钗患病梨香院时,贾宝玉前去探望,薛宝钗看通灵宝玉念起上面的字时,莺儿凑上前来说两人是一对儿。所以贾宝玉跟她说这样的话,是直接回绝。莺儿能说出“是一对儿”的话,天然也会向薛宝钗报告宝玉的自嘲之语。

所以这是贾宝玉第2次回绝薛宝钗。

第三次回绝是一句谶语

《红楼梦》第六十二回,贾宝玉过生日,我们在一起玩“射覆”的游戏,轮到薛宝钗和贾宝玉时,宝钗覆了一个“宝”字,宝玉想了一想,便知是宝钗作戏指自己所佩通灵玉而言,便笑道:“姐姐拿我作雅谑,我却射着了。说出来姐姐别恼,便是姐姐的讳‘钗’字便是了。”众人道:“怎样解?”宝玉道:“他说‘宝’,底下天然是‘玉’了。我射‘钗’字,旧诗曾有‘敲断玉钗红烛冷’,岂不射着了。”

“敲断玉钗红烛冷”是宋朝诗人郑会的诗句,本意是指“烛光渐渐地黯淡下来,房中更显得清凉”。其实这是一个暗射。“红烛”是成婚时用的蜡烛,终究薛宝钗嫁给了贾宝玉,可是得到了宝玉的人却没有正真取得他的心,所以红烛是冷的,玉钗是断的,得到了等于没得到。

这是贾宝玉第三次回绝薛宝钗。

宝玉三次回绝后,薛宝钗为何还那么执着?

从薛宝钗本身的体现来看,为了能嫁给宝玉,她不管自己的淑女形象,早上很早就到过贾宝玉的房间,正午守着宝玉做针线,晚上到怡红院还要关门上锁;乃至在滴翠亭事情中还让林黛玉替她“背锅”。这些行为做出来之后,她就没有了“回头路”可走。

从薛家的状况看,薛宝钗只能嫁给贾宝玉,这既契合“有玉的人才干嫁”,也契合薛家和王家联婚的需求,尤其是贾元春暗示之后,她就现已情不自禁了。

所以不管从个人状况去看,仍是从贾薛两家,乃至包含王家的需求状况看,薛宝钗只能执着。不管贾宝玉采纳哪种方法回绝自己,她都只能假装听不见、听不懂,厚着脸皮无法的活着。

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踩的,方向一旦过错就会越尽力越悲痛。薛宝钗和贾宝玉成婚后,贾宝玉离家出走,让她空守着深闺,空守着红烛,空守着断钗,孤单的度过余生,终究成为千红一哭、万艳同悲中的一个不幸人。

声明:本文材料要点引自《乾隆庚辰四阅评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《周汝昌校订批点本石头记》《胡适藏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》《蒙古王府本石头记》《郑振铎藏本》【文/小涵读书】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

热文推荐

点击排行